鯨魚圓圓

這個店員八成恨死星星叫了,把他擺在這種位置,後面全是床总。這讓我想到一張圖,一個女生坐在一張沙發上,後面站一排男生(有看過的應該都知道我在說什麼😏)。不過我後來把他換一排放了,不然他又要被後面那幾位欺負了,他這麼可愛!還有我覺得這個版本的星星叫長的好騷好辣呀~😆那個臉好妖艷,愛爆他❤
有空想拿這張照片來畫張圖~

其實仔細看可以發現奧德賽亞索在看戀愛小說(聽說是蓋倫跟卡特蓮娜的),而且還在聽星光守護者的曲子(呃啊啊啊好可愛!😍😍😍
不過我蠻好奇封面上是誰的,好眼熟。。。

關於魔獸最近大概在幹嘛的曲子,感覺做的不錯

影片:http://www.bilibili.com/video/av29374071
女王2018最新大碟——世界樹炎上!
她,終於回來了!

最近做的魔獸梗圖
這邊用的是台服版翻譯,有看不懂的可以留言問喔!
AFK Pl@yers是台灣一群做影片的,Bilibili上有人轉載他們的影片,可以去看看。而他們常有在影片說的話在一陣子後成真,例如黑暗神廟returns跟卡拉贊那個,所以有句話叫"AFK神預言"XD
Zappy boi是最近魔獸的新動畫《老兵》跟8.0開場動畫出現的巨魔薩滿,很多人都很喜歡他,但因為官方沒給名字所以粉絲們就給他"Zappy boi"這個名字了。我有時候會叫他小老兄,因為巨魔都互相叫老兄老兄的~(現在的巨魔一個個都眉清目秀的。。。

岔西郎→閩南語"吵死人"的中文諧音
拎祖罵→雖說這麼寫,但其實念成"拎鄒罵"比較像,閩南語"你祖母"的中文諧音,可以理解成"老娘"(代入那句就懂了)

【轉載】
魔獸世界撩人語錄
最近在臉書上常看到,幫忙轉了個魔獸的。這邊用的是台版翻譯喔!有看不懂的再留言問我!
伊利丹那句是因為台版的You were not prepared是直接翻成"你們還沒準備好",我記得陸版是翻成"你們這是自尋死路",我覺得兩種翻譯都不錯。
關於薩滿說的瞬發爐石是來自AFK Pl@yer影片《巫妖電視王》的梗,他們其他影片都不錯看,Bilibili有人轉,可以看看。

《魔獸x凹凸》夜精靈法師安莉潔 x 血精靈術士凱莉

可能世界觀跟原本的有些出入,畢竟兩個作品合在一起嘛。。。
還有這邊用的是台服的翻譯喔!那些看不懂的留言可以問我~
OOC可能
之後會有其他角色出現喔!
待會會把他們的種族跟職業放在回覆,有些我還沒想好或是有什麼設定的建議可以留言喔!
那麼以下開始↓↓

暖色系的草堆裡,躺著一抹不合群的藍色。一陣柔柔的輕風撫過,她動了動。"嗯。。。這是那裡呀?看起來。。。不像暴風城啊。。。"她環顧四周,眼前充滿了陌生的黃、橙與紅,相比家鄉那幽靜的綠、藍與紫差了十萬八千里。她好著急,"該不會。。。傳送錯地方了吧。。。"她心想,於是抓起魔杖準備再次使用傳送術。。。

"啊!是夜精靈!夜精靈入侵了!" 一名衛兵打斷了女孩的魔法,並準備逮捕她。"啊。。。我只是不小心到這裡的。。。" "少囉嗦!呀!" 衛兵揮下劍矢,幸好她閃過了,然後急急忙忙的給衛兵甩上一記變形術並快速逃離。"那是。。。血精靈?我到了銀月城?不!我到這裡,一定是月之女神的安排!"她一邊這麼想著,一邊逃跑,要跑到那裡?離開銀月城先吧!"咩。。。"

被變成可愛小羊的衛兵不知所措的叫著,大概一分鐘後就變回來了吧!誒嘿! "呼。。。呼。。。" 藍色的身影在橙色的森林奔跑,跑了好久,好久。她對這裡的一切完全沒有頭緒,但眼前從未見過的美麗風景令她忍不住想探索這奇妙的地方。血精靈的地區充滿著魔法,漂浮的華麗花盆,滿書架的法術書籍,還有自動掃地的掃把!女孩漸漸卸下恐懼,身為法師的她快樂的漫遊在這片充滿魔法的奇異之地。"喂!夜精靈!你怎麼在這!" "唔哇!"

眼前的血精靈少女坐在漂浮的彎月型物體上,翹著腳看著眼前的夜精靈法師。"說!你為什麼在永歌森林?這裡可是血精靈的領地!" "我。。。我原本要到暴風城,結果不小心。。。來到了這裡。。。" "我聽說你們可以搭船到暴風城啊!你怎麼用想傳送呢?" "因為新學的,感覺很好玩~" "唔。。。那你怎麼不再傳送一次試試呢?" "因為這裡看起來很漂亮,很有趣。我喜歡魔法,這裡充滿了我所喜愛的,一定是因為月之女神的指引,我才來到這裡的。" "呃。。。那你至少也偽裝一下吧喂!被發現然後抓走了怎麼辦?先到我家吧!"

路途上,女孩看著血精靈,她的臉蛋不像其他血精靈一樣,卻如夜精靈般粉嫩,髮色也如同夜色般深邃,充滿神秘感。"吶,夜精靈,你叫什麼名字?" "我叫安莉潔,你呢?" "凱莉。" "你坐著的那個是。。。?" "這個?他叫星月刃,我召喚出來的,我可是術士呢!" "你。。。看起來不像血精靈。。。" "怎麼了?因為我長得太正啦?血精靈還是有像姐這麼美的呀!" "不。。。你的樣貌如同Kal'dorei般,你是夜精靈對吧!" "我說了我是血精靈!閉嘴!不然別想讓姐幫你的忙!" 凱莉的口氣讓安莉潔退縮了下,然後靜靜的繼續往凱莉家走去。

凱莉的家藏在永歌森林中,裡面就簡單的家具,其他的基本上都沒有。"喂!不想被衛兵抓就換上!換好來找我!" "好。" 安莉潔換上了血精靈的衣裳,而凱莉幫她化上了血精靈的妝容,並隱蔽了她臉上的紋飾。"你。。。為什麼要幫我。。。" "你管我,我只是沒事做罷了!" "我從你的身上感受到了Kal'dorei的氣息,一定是月之女神的安排,我才得以在此陌生之地見到你,同伴!" "都說了我是血精靈。。。" 凱莉表示無言,安莉潔說想去大主城逛逛,而凱莉也答應了她。

"這裡是銀月城,我們血精靈的主城,比你們的達納蘇斯美多了,對吧!" "哇~那個看起來好好玩呀~" "呃。。。討厭。。。" 安莉潔像個充滿好奇心的小孩子,在銀月城的街道上看東看西的,而凱莉緊跟在安莉潔後面,順便在路上買點生活必需品。一旁的血精靈用異樣的眼神看著凱莉,好像她是異類的感覺,儘管他們都是"血精靈"。。。"凱莉,你餓了嗎?你看起來好累。" "還不是因為要看著你這愛亂跑的呆瓜!呼!" 安莉潔用法術變出一塊麵包,在一旁吃著。而凱莉拿出了剛買的點心,一起吃了起來。兩個精靈在銀月城裡逛到好完,直到。。。

"唔啊!" "啊啊!小姐不好意思!妳的臉髒了,我幫你擦一下。。。" "不,不用了!我幫她就好!" 安莉潔被一名陌生的血精靈無意間撞倒,而凱莉擔心她的身份洩露的急急忙忙把那名血精靈推開。"啊。。。是。。。是夜精靈!有夜精靈到我們這來了!抓住她!" "果然!就說那個雜種不會帶來什麼好東西的!" "你們都給我閉嘴!老娘可是跟你們一樣的血精靈!" 安莉潔的妝在剛剛被撞倒時毀了,就如同原本愉快的銀月城之旅。。。

"快跑!安莉潔!" "不行!我要幫你!" 凱莉叫著安莉潔離開,並使喚星月刃護著自己,防著從其他血精靈來的攻擊。安莉潔召喚了暴風雪,冰晶從天上墜下,襲擊著血精靈們。"我叫你跑啊!開個傳送門,到那裡都可以!" 凱莉對著安莉潔吼著,而安莉潔也快速的開啟一個傳送門,照著直覺開。"凱莉!快點!" "不!你走!你原本就不應該在這的!" "我到這裡遇見你,一定是月之女神的安排,你必須跟我走!" "我跟你毫無關係,我只不過是被他們叫雜種的血精靈罷了!" "不!" 安莉潔拉著凱莉的手,衝進了傳送門,在其他血精靈進來之前關閉了它。。。

"這。。。這是哪裡啊。。。" "這裡。。。呃。。。不知道。。。" "呃。。。你連你自己傳送到那都不知道?算了吧!你都傳到血精靈領地過了,我還能說什麼。。。" 旁邊不再是一片橙,綠油油的森林映入眼簾,旁邊似乎有什麼棲息著。。。是人類!"這裡是艾爾文森林!我們成功了!凱莉!再走一下就到暴風城了!" "先不說這個。。。我們現在身上的可是血精靈的衣服啊喂!血精靈跟人類可是不同陣營的!" "不用怕,他們不會攻擊我們的。。。" "怎麼可。。。" "喂!那邊有兩個受傷的夜精靈!來人幫忙啊!" "欸?!"

兩個精靈被帶到人類們的房子裡,被放在床上治療,順便換上了人類的衣物。"人類們似乎是以為她們是被排到血精靈那裡的夜精靈間諜了吧!"凱莉躺在床上,一邊這麼想著,一邊接受人類牧師的治療。"感覺好點了吧?" "嗯。。。謝謝。。。" 在與人類談聊幾句後,兩個精靈便起身前往暴風城去。安莉潔興奮的神情似乎感染了凱莉,使她也期待著前往暴風城。她們騎上獅鷲,飛往她們的目的地。

"好了!安莉潔!話說你到這裡來是要幹什麼啊?" "嗯。。。不知道。。。" "呃。。。不是吧。。。" "不過,慢慢找,一定能找到的!月之女神讓我有到暴風城的想法一定是有原因的!" 安莉潔眼神堅定的看著凱莉,凱莉也不知道該回什麼的默默點了點頭。"反正。。。我也無處可去了,就跟著她吧!" 凱莉這麼想著,與安莉潔開始了她們兩個精靈的冒險。。。

嘛。。。我之后會補其他角色的,鬼萊的應該會先寫~我會再把角色們之間慢慢連繫起來,大家敬請期待囉!

@死蚊
之前看到的截圖,畫好了~~~
附贈一個大哥抱寶寶❤
說真的我擬人衣服畫好爛啊啊啊!還有骨架跟比例都飛啦啦啦!

p3.p4原圖,自己手動截的。

順便發洩一下,我電腦硬碟壞掉,裡面有一大堆我電繪的原稿跟備份,然後它因為要修所以全部都會不見(贛),我裏面有還沒完成的手書還沒備份就要掰掰了(贛)💔QAQ💔

MCSM好像要上Netflix了欸。。。要出第三季了!!!
超激動啊!!!😆

"以光之名,吾等必將惡魔驅離!"~~~Lukas the Green Meteor

Lukas是一名驅魔師,同時也是Radar的魔法老師。而Radar也是他老師的助手,平時為他幫了不少忙。他會以光魔法與驅魔術將侵入凡間的惡魔打回地獄,而過程也相當危險,但他就是喜歡些刺激的東西。

私設魔法師的工作是維持天國、凡間與地獄之間的平衡,三個世界不可互相干預。但地獄卻想征服天國與凡間,於是凡間出現了魔法師,為了世界的平衡而戰。但只有驅魔師有力量可以將惡魔打回地獄,這是最危險但也是唯一最能維持三個世界的平衡的方法,不然最後惡魔都死光了也算"三界不平衡"。